热门游戏

特色服务

新版《红楼梦》主力编剧柏邦妮:退学的高考状元
2010-03-26 08:06发表

退学的高考状元柏邦妮
●陌上花开

   柏邦妮,80后女孩,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在读研究生。她曾因成为退学的高考状元而备受关注,也曾因《写给妹妹的一封信》而走红于网络。最近一次“亮相”,则缘于年轻如斯的她成为新版《红楼梦》的主力编剧。
    柏邦妮原名张珊珊,1982年出生于江苏连云港,父母都在科研单位上班。尤其是讲究的母亲,是柏邦妮最好的生活老师。有一次,母亲高烧到神志不清,送她去医院前,她却挣扎着爬起来说:“不给我化妆我不出门!”这一幕,多年后的柏邦妮仍然印象深刻:“母亲对妆容的坚持简直就是一种了不起的生活态度:一个女人,无论何时都要美丽骄傲地面对生活,高高地抬起自己的头颅。”这份自立与自信,一直伴随柏邦妮至今。
    高考那年,柏邦妮不负父母所望,以全省艺术类状元的高分考进南京艺术学院。
    谁也没有料到,柏邦妮来了个大转弯:当了一年的乖学生后,她对电影艺术产生了兴趣,竟然决定退学!家里人万分劝阻,柏邦妮仍坚持自己的意见:“我到北京电影学院当旁听生去。”就这样,柏邦妮拖拉着12捆书和4个编织袋,成为南京艺术学院校史上第一个退学的人。
    反正已经被贴上“叛逆”的标签,在北京电影学院,柏邦妮变得更加随意坦荡:住在北影厂每天15块钱的招待所,交一万块的昂贵学费,一天看四部电影,背英语到深夜两点,逃一切她认为没价值的课,听一切她感兴趣的,混迹文学系所有班级。
    20岁那年,柏邦妮看了一部美国电影———《邦妮与克莱德》,当她看到那个双手持枪的女主角邦妮,与强大命运作永久的斗争,最后在阳光下身中167枪无比壮丽死去的镜头时,她心动了,那一刻,她给自己起了一个响当当的笔名———柏邦妮,从此,张珊珊变成了柏邦妮。
    而这一名字真正为人所知是因为一封题为《写给妹妹的一封信》的家书。这封信在网上大肆流传,被引为给年轻女孩指导生活的经典之作。“柏邦妮”开始频频出现于各大网站的专栏,她的文字干练、直接,并富有精神张力及生活气息。
    2003年9月,有伯乐请柏邦妮撰写一个电视剧剧本。那时,《水浒传》火过不久。柏邦妮特喜欢里面的燕青,觉得这个人物大有题材可挖,于是噼里啪啦写起了30集的电视剧剧本《浪子燕青》。平均每天2.5万字,一个半月完成初稿,再用一个半月修改六遍,惴惴不安地送交导演。
    导演对柏邦妮是否找枪手帮忙深表怀疑,因为在他看来,一天一万字已是极限。柏邦妮丝毫没有为自己“申辩”,反而乐得不行:为期三个月的卖命写作,换来了20万元。柏邦妮用这笔钱在老家为父母买了一套宽敞的房子,付了首期。自己的成长能让父母感到释然,是柏邦妮最想要的结果。
    这一年,她念大三。
    随着《浪子燕青》在各大卫视播出,柏邦妮开始为业内人所知,并不断有人向她约写各类剧本,柏邦妮照单接下,都市言情剧、古装武侠剧、民国土匪剧一一尝试过,其中包括备受好评、被誉为“中国大地上最后的神话”的电影《黄土谣》。
    除了创作剧本外,柏邦妮在网站上的专栏一刻也没停下,其中包括敏感的两性话题,西祠的网友们亲切地称她为“西祠第一才女”。
    2006年,经过四年的旁听学习,柏邦妮成功考入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攻读研究生。身份“转正”后,她有意放缓了剧本创作,追求精益求精。
    2008年3月,柏邦妮突然接到《红楼梦》筹备小组的电话,邀请她和另外8位年轻编剧一起编写新版《红楼梦》的剧本。这无疑是柏邦妮梦寐以求的重量级作品,但她仍有疑虑:自己能拿下来吗?
   《红楼梦人物谱》中涉及将近700人,而剧本暂定人物有388个。在柏邦妮负责的分集剧本中,有一幕是众人皆知的“黛死钗嫁”,这是全剧的高潮部分,也是最难把握和表现的一个场景。
    一方面要忠实原著,另一方面又要按照导演要求体现出“凄惨而壮美”,难度可想而知。这一集写到最后,柏邦妮脑力几乎“灯枯油尽”,心灵却随着时光走进了曼妙的大观园……三个月后,这支被外界称为“青春梦之队”的编剧团队拿出了50集初稿,柏邦妮负责的最多,共8集。李少红看到“黛死钗嫁”这一集时,感动得流泪了。
    柏邦妮出过一本书,叫《像邦妮一样爱你》,那时,柏邦妮刚谈恋爱。
    其实早在2004年,柏邦妮便在新浪“伊人风采”上公开了题为《恋爱何时都不浪费生命》的征“爱”启事,并有言在先:空间距离超出三小时车程,一律免谈。大概不符合条件的男孩子都望而止步了,直到两年后,一位和柏邦妮的职业风马牛不相及的大厨才迟迟出现。
    柏邦妮与大厨相识于QQ聊天室,从做菜到旅游再到恐龙蛋,两人相谈甚欢。只是大厨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感到纳闷:怎么现在的网友都有这么好的文笔呀!
    几个月后,柏邦妮突然接到大厨的电话:“丫头,我已经到北京了。”
    当时柏邦妮觉得还没有喜欢到要见面的程度,可人家从东北大老远跑来,不招待似乎也不好。直到后来,柏邦妮才得知实情,其实大厨想得也特别简单:游玩一下长城,吃吃北京烤鸭,再顺便约见一下网友。
    没想到,一见倾心,徐徐拉开了恋爱的大幕。后来,有好友笑话柏邦妮:从东北到北京难道只有三小时车程?朋友说这话时大厨已经将工作调到了北京,两人近在咫尺。
    曾有出版商找到她,说要把她包装成新生代“神秘天才美少女”,柏邦妮啼笑皆非:“要是找一个卖点,那还不如说我是38D好了!起码,这是真的。”
    既懂得爱又个性锋芒,我行我素,这样的80后女孩,构成新的时代风景。
(雷茜摘自《中国国门时报》
2009年7月31日  图/侯纬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