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有开通你的开心账户?立即注册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杨幂和唐人蔡艺侬 编制于正 怎么了

蔡艺侬写了篇《今朝被狗咬》的博文,说不喜欢幂幂

如下今天同事把于正在贴吧骂我的全贴传给我,相当精彩,一个于正一个王阳明一唱一和,两人的笔锋也太相似了吧,如果真的是一真身一马甲互相呼应,那我也算是很有面子,得您小弟弟(不!应该是小侄子)花如此的精力来抬举我。

  
 
  这风波从哪里惹起,我也百思不得其解,如果是因为我说《步步惊心》和《宫》是正版和盗版之区分,那您也太容易冲动了吧。我先道歉,我没想到一句正版和盗版会带给您如此大的刺激,我说这话时明显是带了点情绪,因为很多人留言说您一直抵毁唐人,但同时,我说这话并没半点挑衅之心,我没想到在我小小的微博里的一句评论留言,会有人那么闲空拿出来说事,这一点让我反省,做为一个半公众人物不可随便说话,哪怕是一句玩笑。
 
  
 
  关于正版与盗版之说,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我得到的消息是,唐人买了《步步惊心》,您老人家也想拍清穿,本来想买《锁心玉》,但没买到,于是就把《步步惊心》和《锁心玉》的内容合并,江湖上你是鼎鼎大名的于抄抄,要知道这名字不是我起的,曾经某电视台购片部主任说,你们要小心于正,千万不可以把剧本或故事泄露给他知道,他会马上抄的。当时,我只是一笑置之,我不认识您,也不想跟您积怨。
 
  
 
  第一次跟您接触,是您要拍一部时装片,在《美人》之前的,叫什么名字我忘了,您想找袁弘和诗诗出演,但他俩都没档期所以谈不成。当时您很热情,姐姐前姐姐后,还说看了《电视剧》我的专访,非常仰慕我,说了一堆好话。我并没有因为您叫我姐姐生气呀,这是礼貌尊称,还很多人叫我蔡老师呢。
 
  
 
  说到唐人要拍《步步惊心》,按您的说法是因为您要拍《宫》,加上唐人的剧卖不出去,所以才买《步步》救市。事实是,买《步步》的起因是我们公司宣传部的同事文凤,给我推荐了几步网络小说,还列了一个分析和数据表给我,我比较喜欢《步步惊心》,所以决定洽购版权。当时我并不知道您要拍《宫》,因为我一直不太留意您的事情,平时也没多关心,我只听说您特别喜欢用唐人的幕后人员,我们跟一些工作人员只是部头合作,所以这也不是一件什么大事,所以我对您的了解仅仅于此。
 
  
 
  您说我打电话给《美人心计》的执行监制不要用杨幂,谁是执行监制?是您吗?当初您要拍《美人》,打电话给我要借袁弘,您说找老袁是演刘恒一角,我一口答应,后来您的副导演来谈老袁的费用,压得比公司给的还低,我也同意了,因为我挺看好这个题材,当晚我就把合约做好给您,催促您签约时,您突然说要换他演另一个三、四线的角色,我没同意,所以没接。当时我对您的印象有点不太好了,不过这种事在圈内经常发生,所以算啦‧如此说来,这个 “出尔反尔”是谁?
 
  
 
  回到正题,您说我叫你们不要用杨幂,您是年少记忆衰退,还是得了妄想症,要不就是存心故意。您跟我谈老袁演这部戏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杨幂会参与,当时那个角色你们好像不是找她,我也是在你们开机后,听说杨幂也在横店,才知道她接了您的戏。从头到尾我没跟您说过太多的话,甚少交流,更没提过杨幂。
 
  
 
  您明白吗?如果我喜欢杨幂,我不会去找您说她坏话,如果我不喜欢杨幂,我更不应该叫您不要用她,我知道《仙三》播出,雪见一角肯定火,她在《仙三》是女一号,去演《美人心计》却是女二或女三,我为什么要阻止?
 
  
 
  其实您更应该谢谢唐人的《仙三》呀,捧红了杨幂,加强了您《美人》的卡司,借您的话,不然也不会有《宫》呀。
 
  
 
  对了,您似乎很喜欢在这些是非中把杨幂扯进来说事,我真想不明白。您说我要杨幂免费来拍《梦诛》广告,您要造谣也得造得靠谱一点,这说法如果还有人相信,我只能说我out了,不知世道已经沦落到如此地步。
 
  
 
  好奇的观众,可爱的蜜蜂,如今我不得不说事实。《梦诛》找我们合作的时候,我们一开始是设定了六人参与,胡、袁、杨、唐、诗、婷。末离一角是为杨幂设计的。
 
  
 
  当时,具体日子我不记得了(要翻记录也不难),我只记得星期几。那个星期三,完美找我谈《梦诛》合作,我们一拍即合,星期四我马上让静雅联络杨幂公司,她的经纪人尧尧当天就开了价,我跟完美的红蕾小姐说,杨幂公司开价尚算合理,于是完美也同意了,孰不知星期五尧尧打给静雅,说要加价,理由是她们本来以为是仙剑的代言,如果是别的游戏,价格不一样。于是我转告完美,完美很生气,觉得杨幂公司拿借口坐地起价,于是我又花了很大的力气说服完美,当晚十二点多我让静雅告知尧尧一切条件没问题,静雅还夸我是劳模,我很清楚。
 
  
 
  接着,静雅带队做《仙三》宣传,走了昆明、成都、杭州,期间她还跟尧尧说好了代言的事。
 
  
 
  他们宣传回来,进入第二个星期,星期三我收到完美的合约,马上修改了一道,帮杨幂把一些不利于她的条款删了,马上传给荣信达,星期四静雅问他们看得怎么样,尧尧说在等老板看。星期五静雅再追,还是同样的说法。
 
  
 
  到了next星期一,一早静雅再追问合约,尧尧说她在开会,到了下午她突然打给静雅,说老板接了另一个游戏代言,我听了当然很生气,整个过程她们说多少就多少,我都帮她们争取了,而且合约是三方签署,唐人、完美、荣信达,唐人一毛钱佣金都没收,整个事情非常透明。当下我马上打给杨幂,她说她不知道所有的事,说她很想来拍《梦诛》,说她不想去拍另外那个,于是我相信她,说会帮她继续争取。
 
  
 
  我自己打给李晓婉,她很客气拒绝了,说这是商业决定。完美的红蕾不死心,她再打给晓婉,讲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晓婉说给她一点时间处理。红蕾打给我还抱满希望。
 
  
 
  于是我又跟尧尧的上司嘉嘉通了好几次电话,我建议杨幂可以两个都接,多好呀收两份,我又叫完美接受非独家,同时也不要扣杨幂的费用,完美终于同意(整个过程完美很支持我们的决定)。嘉嘉也说她去努力说服另一家(后来才知道是天下2)。但是,最终天下2不同意非独家,所以这事不成。
 
  
 
  虽然荣信达的做法我不认同,但经过一番波折,我已经不生气了,做事也要看缘份,那时我只是一心在想如何解决剧本的设定,因为完美坚持要六个门派都有一个代言,最后,我想到可以让诗诗一人演两角,最终完美通过了这个提议。
 
  
 
  这事算是告一段落,也没什么。突然有一天,诗诗很替杨幂抱不平,她说杨幂告诉她,谈不成的原因是完美的红蕾打给李晓婉时很不客气,说你以为你是刘亦菲呀,找你代言已经不错了;还说是静雅跟尧尧说这是个活动,没说清楚是代言。我觉得很奇怪,马上打给诗诗,说我不相信红蕾会这么说,我还问诗诗:「红蕾这么高职位的人会说这么不体面的话吗?等于说,你说我会不会打电话给客户这么说话。」诗诗回我:「你不会在客户面前说,你只会私下说说气话」,真了解我。
 
  
 
  于是我把静雅叫来问她是怎么跟人家谈的,静雅说不可能有误会,她把她跟尧尧的聊天记录贴给我看,里面说得清清楚楚。
 
  
 
  及后我打给红蕾问她是怎么跟晓婉说的,红蕾说她很礼貌呀,因为晓婉是长辈,电话中晓婉还叫她 “孩子”,挂了电话她还觉得这事很有希望,她怎么会说什么你以为你是刘亦菲…
 
  
 
  我相信红蕾,当时我又以为是荣信达很过份,不接就好了,还向艺人撒谎推卸责任。当晚我就打给杨幂,说这事我查清楚了,不是那么一回事…
 
  
 
  挂了电话后,杨幂突然改口风,写短信给我,说她完全不知道整件事,说她是不是说太多了,说她并不是想引起战争,说这事就算了…当时我看到这些短信愣了一下,觉得太不连戏了,以杨幂的个性,如果她是受骗,不可能这么退缩。
 
  
 
  后来了解晓婉的一位同事说,以晓婉的为人不会做这些小动作的,是呀,我跟尧尧接触下来,虽然这事做得太不漂亮了,但她只是打工的,她也很无奈,我觉得她人品还是可以的,因为事后她有写了很长的短信跟我道歉。
 
  
 
  于是我想这事自编自演的成份比较多,有人故意借诗诗传话给我,但我明白她也只是不想得罪我。其实本来就是一个生意,做不成没关系,在商言商,我决不会因为人家拍了我们的戏红了,要人家给人情,我还不屑这么做,我们也不是靠这些,我花力气争取,只是为了想这件事情做得更完美,整个《仙三》的班底一起参与,为《仙三》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但这事如果牵涉到最后那一段情节,就非常不对了,静雅是个很尽心尽力的人,还好我不相信,还好我问了她,不然对她误会,她多无辜呀,而且杨幂拍《仙三》病了,都是静雅在照顾她,陪她去医院。尧尧对杨幂也挺尽心尽力的。这两人差点成了罪人。
 
  
 
  所以,这件事之后,我是不太喜欢杨幂,但也为她留了情面。后面《梦诛》抄作,完美说她要价太高什么的,老胡帮她澄清,我也不计前嫌为她说话了,确实她也不是因为要价太高,我已经很够意思了。
 
  
 
  没错,江苏宣传是我不同意带她去的,因为整个过程唐人做得太多,却也太冤,那就少点接触少些是非。我想再给大家留个台阶,说是预算有限,没想到杨幂在贴吧和官网做官方声明,说唐人太好笑了预算有限,我们都有点傻眼,这事在圈内通常都不会做得这么张扬,接下来,什么八卦天后也出来了,一大堆蜜蜂飞过来,拼命刺…这就是真相,所以参与到这件事的人都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话。也好,这事扯了将近一年,经常被拿出来说事,那就说真相呗,你们骂我也没关系,你们一直都骂我骂得很难听,什么老巫婆、生物,就这样的修养,我已经为你们的主守了这么久了…
 
  
 
  台湾大宇的封面没有她,我已经说过是因为荣信达不授权,在台湾宣传时,我并没有抽走她的图片,只是宣传活动没安排她去,因为东森预算有限,只邀请两人,他们指定要老胡,那老胡当然带上诗诗,她是公司的艺人,我们一定挺她,东森也很满意,本来这就是公司合情合理的事,有什么好吵的呢,又不见唐嫣的粉丝来吵。
 
  
 
  杨幂红,我恭喜她,我为什么会气死?我死了就此结束,亏你于正说得出这种话。我把你于正骂我的话公开给大家看,让大家看看你的修养,亏你是个编剧,我一直觉得文字工作者是份很神圣的工作,当然,自古有说文人多大话,但你要说大话也不要说得这么低俗,你的文字并没有毁了我,毁的是你自己。
 
  
 
  什么华谊出钱拍杨家将亏了,我们赚了,大家可以去问中磊,杨家将是华谊和唐人一家出资一半拍的,他们负责国内发行,我们负责海外发行,然后按比例分成,这部戏华谊是赚了,他们还因为多了大陆的发行佣金,赚得比唐人多一点,这事我们很对得起华谊。
 
  
 
  还有《衣被天下》改名《天涯织女》,是因为张丹看了全套样带,说很感人,但《衣被》这名字太大了,反而他们后面沦落天涯很飘泊,用《天涯织女》更切题,这名字是开拍当初我开玩笑说的,结果现在大家投票后反而觉得这名字比较好,张丹问了一圈电视台的朋友,都说《天涯织女》比较好,所以才决定改名。
 
  
 
  还有什么,说我们说好价钱用港币来结,骗取工作人员差价,于老师,这世界有合约的,是我们说想用什么币结就用什么币结吗?
 
  
 
  还有,我的脸与生俱来是怎样就是怎样,你说我是整容女,是今年度最好笑的笑话,有没有整容,身边人都很清楚。
 
  
 
  最后,很严肃的告诉你,你骂我更年期,骂我老女人,没关系,不管我有多老,我自信我的长相比你得体,即使我是更年期,看你写的,你不是更年期却有如此境界,所以也没关系。但你拿我跟李国立的事情说事,你就是个很过份的卑鄙小人!
 
  
 
  我不是李国立的助理,当时我在香港中国电影集团任职总经理,我打电话给李国立请他从加拿大回香港当公司的制作总监。因为爱上他,所以我辞职了。
 
  
 
  我们两人经历了很坎坷的感情道路,我的心路历程只有身边的几个好朋友知道,但在圈里我从不掩饰,最后即使我们没在一起,只因为他是个太好的人了,张丹说,善良的人永远只委屈自己,但是,不在一起了也不代表分开,如今我们是家人、是拍档,彼此都希望对方过得更好。
 
  
 
  所以,他是我很尊敬的人,你他妈的往别人的伤口上撒盐,我见过不正常的,没见过你这么变态的…
 
  
 
  今晚李国立电话中劝我,这世界就是有些这样的人,是很令人生气,但我们要做的事太多了,不值得花时间去跟他周旋,不要为这样的人费神。
 
  
 
  所以,以后你只是个路人丁,什么人做什么事,你的修为会决定你的路有多远。
 
  
 
  我会把《步步惊心》做好的,也会把公司经营好,本来有点累了,谢谢身边时不时有些这样的人,激发我要努力。
 
  
 
  好吧,我写完这些,从此无视你!跟你多说都嫌口臭…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uninfo/1/2131266.shtml


本转帖分类:情感  娱乐  影视

共有20人发表观点,点击标签支持你喜欢的观点:请发表你的观点

于正好贱
围观ing.....真复杂。。
杨幂整容炒作假唱最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