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有开通你的开心账户?立即注册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看”伴侣和别人做爱

一篇关于共偶的博客文章写到:

 

有交友想法的夫妻朋友都关心一个共同的问题:“在第一次做的时候,一开始是分开好,还是一起好?”,不管哪种选择,作为丈夫来讲,最终都想体验干着人 家太太,同时看着自己太太被人家老公操的双重刺激。[1]

 

其实不一定要看。许多志愿受访者表示说,仅仅是想象,或听伴侣叙述,就足够刺激的了。而在这个过程中,对伴侣的性激情得以强烈燃烧。

在小刘夫妻所有的换偶经历中,最多的还是单男加入的3P。小刘说:“单男多,因为我希望妻子快乐,我的快乐来自于我看她和别的男人做,看到她快乐。我愿意看,我很享受这种变态。”

因为快乐来自于看到配偶和别人做时的快乐,所以,在共偶的过程中,自己参与与否并不重要。许多男人表示,喜欢单男加入胜于喜欢两对伴侣共做。

库克说,自己在各种组合尝试中,“更喜欢3p”。库克夫妻曾和另一对夫妻换偶,后来有时那对夫妻中的丈夫单独来和他们一起做,妻子没有来,库克觉那感觉最好。对此,他这样解释:

 

之所以会有更喜欢3P之说,是因为这个过程我更尽兴。这点我也告诉我爱人,我更喜欢看到她的反应,她越是能获得满足,越是发生两人时难以出现的意外高潮,我越是满足。越是在别人身下表现出违背常态的表情、姿态,我越得到满足。

而我爱人正相反,她说喜欢看我在别人身上激情,她觉得很好笑,当然,好笑带给她的也是一种刺激源。所以我们的交换,全部是发生在一个房间内。

 

小波也曾描述了类似的心理:

 

对于我,刚接触时更倾向于男性猎艳的心理,也就是通俗些说,更偏向于和女友或自己女人之外的女性性交的感觉。那时不确定是否女友也喜欢看到我和别的女性做爱的场面,但事后得知,她是比较喜欢看到我和另一个陌生女人时的场面的。

我们承认,在进入房间玩时,都会有想退缩的感觉,但同时也很期待自己的另一半和别人在做的感觉。

   人,都是很矛盾的,当然,人本来也就是个矛盾体。

 

小波和女友第一次见拟共偶的夫妻,因为女友不喜欢那个丈夫,所以小波自己去和那对夫妻做了:

 

回到家,女友一直追着我问,我想应该是女友也觉得刺激吧,特别是心理层面上的刺激。我如实的和她描述了当晚两次的三P。可能是勾起她好奇的心理,她居然说,下次能找到合适的夫妻她也想参加。她想看到我和别的女人做爱时的情景,同样,我也想看到女友在和一个陌生男人在做爱时的放荡情形。

其实,我们玩换妻,不是去享受着什么,只是想看到彼此的另一半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女人)在做爱时的情景,这会让我们觉得都很刺激。而我心理所占的这个比重会更重。

 

小波对我说:“我们觉得,玩换妻,男性更注重于看到自己的妻子和一个陌生男人在做爱时的心理刺激及视觉感受,而女性,刚接触时不太确定。但现在,她更喜欢看到我和一个陌生女人在做的视觉感受。而我,也享受着看到,她和一个陌生男人在做的感觉。”

   小波又说:

 

找单男玩三P时,我觉得特别刺激,看着一个陌人男人的生殖器在女友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我会立即兴奋起来。之后的那次三P,那单男和女友做了一次,女友很爽,叫声很大,以至于我让她叫声小一些,毕竟那是在宾馆。单男做过一次后,休息了一会就回去了,而我还在回忆着刚才单男和女友在做时的场景,每回忆一次就冲动一次,那晚和单男之后,又和女友做爱,做了四次。之后的四次,女友在做爱时,也和我一样想像着刚才和一个陌生男人在做的情景。

 

我们看到,共偶实践与共偶对象,就是这样成为伴侣间激情性爱的诱因。共偶者寻找的正是这种激情的感觉,而不仅仅是与陌生人多一次性交关系。

子木也强调了自己因为妻子和别人做爱而兴奋。在寻找共偶伙伴的过程中,“鉴于难于发现合适的长久的理想的夫妻交换对象,所以我们夫妻的活动主要改成我太太单独在外边和男性的性交往和找单男来玩3P了。”

 

在我生活的国家有一个社会调查,成年女性平均有过24个性伙伴。而我的太太到现在是10个性伙伴,我希望她不要落后。

我太太后来在网络上和别的男人认识交往,感觉不错的就去见面。见面的时间有白天和深夜,地点是别人家里和汽车上。有一次我甚至是半夜亲自开车送她去别的男人家见面,并且在外边等着接她回家。我太太从这些交往中得到的生理刺激远没有得到的心理刺激那么大。

这些性的活动,对我们夫妻感情没有任何负面的影响,我更加地爱我的太太了。当她半夜和别的男人约会回来后,我回和她热烈的亲吻,会查看她的阴部,也会亲吻她那潮湿红润的阴部,哪怕她是刚喝了对方的精液还是阴部流出对方的精液。我会想象自己的太太是个妓女。我都不在乎,甚至是高兴。

人们的现实生活是受各种各样的束缚的,可是,至少我的思想是自由的,觉得刺激的东西,当然是让人们浮想联翩的东西。

 

从这段描述中,我们看到了子木夫妻经由共偶而实现的更强的亲密(“我更加地爱我的太太了”)、激情(“刺激”)和承诺(“我都不在乎”)。子木所讲“生理刺激远没有得到的心理刺激那么大”,正揭示的共偶的重要目的:获得心理的满足,在激情中增进伴侣间“圆满的爱”。和别人做爱时的生理上的享受,只是一个手段,而不是目的。正如许多共偶伴侣所说,共偶对象只是工具,目的在于增加伴侣间的关系。

子木也承认,对他来说,“看”和“想象”同样可以带来很大的快乐。一次他们夫妻和赵先生一起玩的时候:

 

先生着很平静地邀请我一起加入进来。我说:“你们先玩着,我去洗澡”,然后就退了出来。我那时候真的觉得是非常刺激,也非常地幸福,还很满足。我洗澡后没有进入卧室打扰他们,而是继续地在客厅看电视。我一开始不进去,首先是让我太太不要太紧张,我在场也许她放不开。第二,想象的刺激也许比感官的刺激更强烈。我幻想着我太太和赵先生的在床上肉体胶合的情景,幻想着赵先生进入我太太身体的情景,我享受着这个过程。我盼望了多少年的“淫妻”梦正在一步步地实现了!

 

小刘的妻子和他是高中同学,两人在读高中时都分别和其他人谈过恋爱。高中毕业后,偶然的机会,两人才开始恋爱。小刘此前和别人有过性关系,女友也有过。小刘早知道女友第一次不是和自己,想象那个场景使他非常难受,感到压抑,他承认是自己的处女情结在起作用。

大二的时候,小刘曾大病一场,九死一生。女友一直守卫在身边,给他很强的心理支持,让小刘非常感动,两人的感情就这样变得牢不可破了。

大三时,小刘在网上看各种性的信息。小刘说:上网看性的东西的时候,看毛片,看各种各样的性交,甚至看人和动物的,但是,看多了都觉得没意思了;再后来看图片,看多了也没意思了;再后来看文字……图片比毛片给人多些想象的空间,文字又比图片多留了一些想象的空间,让人感觉很好。但是下一步,就幻想自己成为那小说的主角了。

小刘也看到了共偶的信息,他对这类信息感受强烈,并且动了共偶的念头时,他曾有过这样的想法:“反正女友也和别人做了,不如当着我的面做,让我看……”

从小刘的思维中,我们看到了,他逐步完成内心深处对“处女情结”的超越,更是对嫉妒心的超越。当让女友“当着我的面做”的时候,便完成了关于亲密、激情、承诺的全新定义。

看到、想到或听到伴侣和别人做爱而兴奋,是因为这颠覆了非常顽固的性禁忌。关于性的主流观念是,伴侣间有相互忠诚的承诺。而伴侣和别人做爱了,而且自己还知情,这对主流观念的颠覆是非常彻底的。任何对禁忌的挑战和颠覆都能够带来快感,这就是“破禁”的快乐,何况是如此顽固的性禁忌。而且,“看”的过程,有一些嫉妒,有一些醋意,正是这微妙的心理感受,成了激情的催情剂。

而且,在这个伴侣一起破除主流观念的性的忠诚承诺的过程中,双方还共同建构着亲密和承诺,关于互爱的承诺,这使得对伴侣一方与他人的性完全对伴侣间亲密关系完全不具有破坏性。性的刺激便是安全的刺激,激情就这样燃烧起来,正在情理之中。“圆满的爱”,成为可能。


本转帖分类:情感  科技  搞笑

共有1人发表观点,点击标签支持你喜欢的观点:请发表你的观点

这样的文章较少,有启发